Uber 请来了 NASA 工程师,但个人飞行器这事依然很遥远

  • 时间:
  • 浏览:14

地上跑的自动驾驶还没实用,空中飞的更不可能。

在空中客车等几个公司之后,又有一家科技公司要认真造“飞行汽车”了:Uber。

做共享出租车辆生意的 Uber 除了在全世界范围内和各个政府就出租车生意起冲突之外,落实公司“自动出行”的远期目标速度也很快。作为一家没有人工智能技术积累的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已经上路测试了。但 Uber 显得很不满足,他们扩大了“自动出行”的未来规划,去年宣布了“Uber Elevate”计划,计划研究飞在空中的个人出行工具和方式。

近日,这个项目取得了一个大进展,Uber 挖来了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工程师 Mark Moore 负责这个项目,而 Moore 本人此前最知名的一项成就,就是在 NASA 期间设计的一种概念个人飞行器。

2010 年,Mark Moore 设计的名为“Puffin 海雀 ”的个人飞行工具公开,并且为它可能的未来运转形式撰写了白皮书。Puffin 之所以以身体矮胖且不能飞行的海雀来命名,是因为它的设计看起来有些滑稽,是一种使用电力驱动,螺旋桨产生升力,只能容纳一人的垂直起降飞行器。

“海雀”的设计非常轻量级,空重大约 136 千克 ,电池 45 千克,可以提供 91 千克用于飞行员和有效载荷空间。它的电动机可以提供 60 马力动力,驱动两组共轴的螺旋桨,可以以约 240 公里的速度巡航,巡航半径 80 公里,并且在任意两个螺旋桨失效的情况下安全悬停和降落。

就像“海雀”这个概念设计本身一样,所谓“个人飞行器”目前来说还有能源、效率、自动控制和法律等等问题待解决,目前仅仅是幻想。但这次,在 NASA 供职超过 30 年的 Mark Moore 在退休前夕放弃大笔退休金和福利加盟 Uber,似乎对这件事非常认真。

实际上在此之前,有包括空中客车在内的多家公司盯上了“个人飞行服务”这个还很遥远的业务:

同样是受“海雀”的启发,Google 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去年投资建立了两家创业公司  Zee Aero 和 Kitty Hawk 研究个人飞行器。最新的消息是,Zee Aero 的原型产品在机场测试时被拍到,外形看起来很常规,像是一台小型固定翼飞机的样子,和概念里那种垂直起降飞行器差的比较远。

造大飞机的空中客车去年宣布,在美国成立的新公司 A³ 将会研发一款具有 8 个电动引擎的倾转旋翼个人飞行器,并公布了概念图。倾转旋翼的设计复杂程度远超普通的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空中客车的这个业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故事”。

更不要提中国公司亿航在 CES 2015 展会上展出的概念飞行器了,那个和普通的四轴无人机采用相同设计的“自动化载人飞行器”在设计上甚至不能满足紧急状况下的手动操作和冗余备份,完全就是一个拍脑袋想出来的假概念。

总的来说,即使有 Mark Moore 的加盟,包括 Uber 在内的“个人飞行器”恐怕也要很多年才能真的诞生。

题图/NAS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