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忆琳小小年纪已体会太多人生的挫折和高低起伏

  • 时间:
  • 浏览:5

上周蒙特利尔体操世锦赛上,范忆琳蝉联了高低杠金牌。作为体操迷关注她很久了,小姑娘长得漂亮实力也强,想听范忆琳讲述她成长的故事。  

一个普通的18岁女孩会经历什么?身体会有生长发育期的变化,心理也会受到叛逆期的冲击。范忆琳经历的可不止这些,在反复骨折的恢复中坚持刻苦训练,承受母亲过世的打击坚定信念,小小年纪她已经体会了太多人生的挫折和高低起伏。

2014年刚进国家队时,范忆琳就接连遭遇重创。来的时候她的手脚都有骨裂,训练也经常开小差。不久后妈妈的去世对她打击很大,队里让她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整个人放松下来,再加上发育期体重长得很快,再归队时教练发现范忆琳不仅长胖了,还变得很叛逆。“高低杠要求体重轻一些动作完成起来才漂亮,但我当时无法领会这些,就觉得我这个体重也能练啊,为什么还要让我降体重。和教练对着来,持续了好长时间。”涨了体重之后,原先的肌肉支撑不了她完成高难动作的任务,所以再度骨折,那段时间范忆琳备受打击。“如果体重是一下子涨了很多的话,其实是好减的,因为那种状况的长胖是比较虚的。但因为我休息那段时间体重长实了,可能前面两三斤减下来还是容易的,后面就特别困难,减的已经不是水分了,而是体脂,要通过大量有氧训练去消耗脂肪。”

在国家队教练王群策、徐惊雷的帮助下,范忆琳的训练逐渐有了起色。“直到2015年华东赛时才觉得自己好像还可以,教练也一直鼓励我,再努力一点会更好的。2015年从华东赛、全锦赛到世锦赛,教练一直帮助和鼓励,一路比上去信心越来越大。”2015年世锦赛拿完冠军之后,2016年奥运会大家对范忆琳期望很高,她却遭遇下法变更不适应和早场比赛裁判压分导致无缘高低杠决赛。“一下子连决赛都没打进,对我和教练、体操迷打击都挺大的。当时比完资格赛,想的就是先把团体比好。团体决赛时我的高低杠分数就比资格赛高了很多,那时我就憋着一口气说希望东京能把这块金牌给拿回来。但是四年时间变化肯定会很大,所以还是一步一步来,先一年一年走好。”

范忆琳很快就从里约的失意中走出,在天津全运会以难度6.3的成套摘金后,仅两周时间就在世锦赛拿出难度6.5的成套夺冠。“世锦赛资格赛我用了6.3的成套,就是先看一下裁判打分的尺度,比较预赛排名发现有几个对手难度只比我低0.1、0.2左右,完成分和我差不多,所以决赛需要6.5的成套才有竞争力,当然失败的风险也要考虑进去,好在最终完成了。”

已经使用了目前世界最高难度的高低杠成套,范忆琳却已放眼未来,要再向更高难度挑战。“高低杠一直都是中国的强项,但这次比赛看到欧洲几个国家实力挺强的,所以我在难度发展上肯定要继续。今年冬训要在难度和完成质量上都提高,还是要做好自己,实力提升上来,要让裁判觉得金牌给你是心甘情愿的。”

蝉联世锦赛冠军是个了不起的成绩,教练王群策曾坦言担心范忆琳会“膨胀”,她自己笑笑说“不会”。“我在生活里不喜欢别人给我戴世界冠军这个头衔,每次和朋友出去如果被介绍是世界冠军,我都会说 ‘别别,我只是一个普通运动员。’”这次世锦赛过后范忆琳也没给自己放假,在随国家队完成去香港表演的任务后就将进入冬训。“状态要保持下去,明年初就有世界杯在等着了。”

一路风雨过后,范忆琳终遇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