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完纽约之后,布隆伯格的下一个目标是新闻

  • 时间:
  • 浏览:4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自从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R. Bloomberg)重新执掌彭博以后,事情就起了变化。

其中一些是小的变化。他曾经怎么也找不到纸巾发放机在哪儿,后来才发现它们被狡猾地藏在了公司卫生间的镜子后面,所以他现在在旁边贴上了指示纸巾位置的箭头。在公司同事之间的邮件上,会标明相关同事进入公司的时间——这也是布隆伯格回到集团以后重新恢复的一条规矩。有人推测,这是想对那些较早加入的员工们给予一些鼓励(或者让那些晚进集团的人感到难为情)。在一份备忘录里,他叫下属不要让门禁卡遮住各自的名牌,那样他就能更方便地认出谁是谁。

而另一些则是大变革。当布隆伯格表示希望重回彭博之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多克托洛夫(Daniel L. Doctoroff)就在去年卸任了。去年底,公司创始人、长期主管新闻业务的马修·温克勒(Matthew Winkler)大权旁落,并被赋予了一个名誉头衔。取代他的是《经济学人》的主编约翰·米可斯威特(John Micklethwait)。布隆伯格主持了这一系列调动,而曾经被认为铁定是温克勒继任者的他的副手劳瑞·海斯(Laurie Hays),则在此后不久离开了彭博。

13 个月前,当 72 岁的布隆伯格卸任纽约市长、离开纽约市政厅的时候,有人预测他会回归他的慈善机构,全身心投入到他所捍卫的社会公益事业上。然而他却激情满满地回到了他的新闻事业上。在接受采访时,有十多位现职员和前职员都说,他对领导权的强力把控已经震动了彭博的编辑部、打破了旧的联盟和僵局,而员工们在尝试推行新举措和新政策的时候,内心也充满着不确定。

去年 4 月,卸任纽约市长的迈克尔·布隆伯格在纽约彭博慈善基金会总部。

布隆伯格已经更改了计划、调整了策略,并在公司架构里深挖,亲自制定最细小的政策和决策——这些信息都是彭博现职员和前职员说的,因为谈论前市长的领导力是件敏感的事,他们坚持匿名。对于记者来说,在一个习惯了照着自己的想法做事情、公司大楼还是以他的名字冠名的人手下干活……正如一位前职员所说,那感觉到像是身处一个气象系统里——高处不胜寒、不可控,而且无所不能。

公司拒绝让布隆伯格或者他的媒体高管们接受采访。“是的,他现在正在执掌公司,”彭博新闻集团发言人马克·拉沃格(Marc LaVorgna)说。他还说,布隆伯格“有能力在进行全球化思考的同时,比任何人都更好地做好细节”。

“这就是为什么他能成功地创立和运营了这家公司,也是为什么他能当一个成功的市长,”拉沃格说。

在位于莱克星顿大道的彭博有限合伙公司(Bloomberg L.P.5 楼的办公室里,布隆伯格和同事们坐在自己的桌边开会。这里也是公司的电视业务开始运营的地方。他还会在一个会议室里上西班牙语课。

布隆伯格曾在 2002 年至 2014 年间担任纽约市长,他从来没有当过记者,而当他上一次管理公司时,博彭新闻业务的规模比现在要小。不过熟悉他思想的人说,他对媒体的力量和潜力非常着迷。

除了参加每日编辑会之外,他还会和彭博媒体集团(Bloomberg Media Group)首席执行官贾斯汀·史密斯(Justin B. Smith)等集团高管开小会,贾斯汀正在领导对公司新闻业务的大规模转型。一起开会的还会有《彭博商业周刊》的总编乔什·泰兰基尔(Josh Tyrangiel)。在和布隆伯格开会以后,这两位通常都会有新的思路,或者对工作方向进行调整。

直到 1990 年代末都一直在布隆伯格身边做营销主管的伊丽莎白·德玛丝(Elisabeth DeMarse)说,布隆伯格“是一个难懂的聪明人”。她说,作为公司的管理者,布隆伯格喜欢进行变革。“他喜欢让人们保持在失衡的状态,”她说。“他不会让任何人耀武扬威。”

一位熟悉公司财务状况的人说,公司的媒体业务每年都会让彭博有限合伙公司损失数亿美元,而彭博有限合伙公司每年 90 多亿美元的收入中,绝大部分来自其财经数据终端。布隆伯格的目标,是让媒体业务版块的亏损处在可控的范围内,而在他认为有发展空间的领域,则要不断扩大公司的影响力。

早在 1 月份在纽约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他就告诉高级编辑人员们说,当他 2002 年离开彭博去做市长的时候,他的公司只有一个新闻组织。他说,当他回来的时候,公司有 12 个下属的新闻组织,在新闻专线、电视、广播、网络、杂志和其他领域都有不同的团队。有人推测,下个月即将履新的米可斯威特将会承担整合这些不同媒体的任务。

特别是布隆伯格一直在参与重塑公司的电视版块,而且其参与程度已经到了相当细致的层面——几位员工说,是他亲自决定取消了在屏幕下方滚动的股票信息,并在画面的右边加进了信息框。他还对一个新的商业新闻网络进行了评估,而该网站被认为是公司为核心商业受众打造的关键产品。网站原计划上周二推出,但现在已经由于明显的技术原因推迟上线。

布隆伯格说过,两个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就会成为媒体的热心受众。他有一台 iPhone 6 Plus,但基本上只用彭博出的应用。他在自己的 iPad Mini 里会读的两个出版物,分别是《纽约邮报(The New York Post)》和《经济学人》。

在布隆伯格正在为自己卸任市长后的生活做规划时,大多数人以为他会把时间花在慈善事业上。据《福布斯》预计,他的个人资产达到了 350 亿美元。但一些认识他的人却怀疑,他不会满足于整天批各种捐款申请上。他的一位朋友说,他“更乐于把时间花在他所关注的事情上”。白宫还对布隆伯格说,将会支持他作为候选人,去竞选世界银行的总裁。

但最终他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公司。起初由于还在进行类似告别旅行的世界环游,所以他回归的进程有点儿缓慢。但随着环游的结束,他对自己在 1982 年创办的彭博有限合伙公司的经营——特别是它的媒体业务——管得越来越多。

尽管他并没有公开说明过彭博新闻业务的战略,但他曾和朋友们说,如果公司的其他媒体产品影响力变得很大时,人们会更愿意购买公司的财经终端。更大的覆盖面同样也会让公司的影响力超出终端的范畴,吸引尚未订阅彭博服务的金融业以外的高管。而且,和财经通讯社相比,公众人物也更愿意接受一般出版物的新闻采访。

在他担任市长期间,公司新闻部门的业务扩张到了深度新闻报道和调查性报道,这一策略当时曾让编辑部的目标和业务发展产生了冲突——比如公司就把中国看作是其数据服务可以实现巨额增长的市场(但彭博新闻的网站在中国却无法访问,译者注)。据熟悉公司内部讨论情况的人说,这些紧张关系仍然还未得到解决。

有几个人说,对于公司在布隆伯格回归之前所做的决定,史密斯是向布隆伯格汇报过的。这其中就包括了一系列新闻产品,比如一档政治性电视节目,以及由政治记者约翰·海尔曼(John Heilemann)和马克·哈珀林(Mark Halperin)负责管理的相关网站。

德玛丝现在是金融媒体公司 TheStreet 的首席执行官,她说:“为迈克工作和为普通人工作不一样。你必须得非常聪明,必须对模糊的态度有相当的忍耐力,必须懂得变通,因为事情变化得太快了。整个组织的变动会非常快,而你必须在这个过程中树立自己的威信。”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