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光伏战:价格承诺只是个喘息

  • 时间:
  • 浏览:5

经过中欧双方艰苦的谈判,中国光伏产业代表与欧委会就中国输欧光伏产品贸易争端达成了价格承诺。通过此项安排,中欧双方迄今涉案金额最大的贸易争端得以避免走向全面摊牌,中国光伏产品得以在双方协商达成的贸易安排下继续对欧盟出口,并保持一定市场份额,产业不确定性大大降低,因此,这个结果受到中国行业组织和政府表态欢迎,实属当然。

尽管如此,价格承诺归根结底仍然是对自由贸易和市场定价机制的严重干扰,因此只是一个在欧盟内部贸易保护主义分子掣肘下的“次优”选择而非“最优”;这场争端及其解决固然可以成为欧盟贸易委员会及其主管——欧盟贸易委员卡雷尔·德古赫特借以自夸的“政绩”,却无助于解决欧盟光伏产业的病根;在整个初级产品行情下行的环境下,价格承诺也有可能给未来欧盟光伏市场上中国产品制造较大麻烦。

欧盟光伏产业的困境有目共睹。就在7月初,曾经是欧洲最大太阳能集团的德国Conergy公司申请破产,在2007年太阳能行业繁荣的高峰时期,Conergy公司市值超过22亿欧元,如今只有5700万欧元;去年该公司营收4.74亿欧元(6.11亿美元),运营亏损8300万欧元。至于领头挑起对华光伏双反的德国太阳能世界公司(Solar World),也是亏损得一塌糊涂。然而,欧盟光伏产业病根何在?限制中国光伏产品是否有助于其脱困?答案是否定的。

欧盟光伏产业病根在于低效率和高成本,其高成本很大一部分源于企业高管和员工的天价薪酬;欧盟光伏产业许多骨干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似乎不是生产效率和质量,而是游说政府部门攫取巨额补贴以及实施贸易保护的政治能量;欧盟光伏产业有太多从业者没有表现出对事业的追求、热爱,而是在强大的竞争压力下、面对巨额亏损时,仍然坚持索取天价薪酬不减分文,而且丝毫不愿意加大自己的工作强度。

要治疗这样一个精神状态病入膏肓的产业,最有效的医药是外部竞争压力,逼迫其振作精神,壮士断腕,淘汰无希望业务和滥竽充数尸位素餐的高管和员工,让能干、肯干的人脱颖而出。通过贸易保护,使得财政补贴继续流向欧盟低效率光伏企业,逼迫欧盟下游产业和最终消费者为低效率企业付出更多代价,大大减轻欧盟该行业一时的压力,只能助长欧盟该行业内部苟且之风,巩固尸位素餐者本已岌岌可危的位子,削弱其开展脱胎换骨改造的压力和动力。

不仅如此,全球光伏产业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海外同行,而是传统化石能源,光伏产业主要是在新世纪以来这一轮初级产品牛市中,石油天然气等常规能源价格持续大幅度暴涨的背景下方才得以实现高速增长的;由于太阳能发电在供应电力稳定性等方面与常规的火力发电站相比处于劣势,如果不能迅速降低成本,在初级产品行情下行的大环境中,这个产业将沦落深渊。不要以为国际市场油价还在百美元上下,所以就对光伏产品降低成本的压力掉以轻心,须知国际市场油价暂时居高不下主要不过是拜金融市场炒作阿拉伯动乱题材所致,并非建立在坚实的基本面基础之上。鉴于中国环渤海煤炭价格已从高峰时期的1200元/吨跌落到600元/吨以内,美国页岩气革命也对国际天然气市场价格施加了强大的向下压力,随着美国趋向放松液化天然气出口管制和澳大利亚等国面向东亚市场的天然气项目陆续投产,全世界价格最高的东亚天燃气市场可望出现价格大跌,在替代化石能源价格腰斩的情况下,油价难以长期高高在上。在传统化石能源价格全面大幅度下行的情况下,人为维持欧盟市场光伏产品高定价,结果只能是欧盟光伏市场趋向萎缩,甚至是急剧萎缩。

欧盟贸易委员会及其主管卡雷尔·德古赫特先生且不要为自己的这项“政绩”自鸣得意吧!回顾2005年中欧纺织品争端,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欧盟委员会关于中国部分输欧纺织品备忘录》对10类中国输欧纺织品实施配额限制之后仅仅一个多月,大量按照订单从中国厂家输往欧洲市场的纺织品就因配额耗尽而被扣押在欧盟海关,导致欧盟服装业市场上一大批服装种类“断顿”,且无法从其它进口来源补足,陷入“二战以来的最大危机”(英国零售业专家语),时任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本来为签署中欧纺织品备忘录而洋洋自得,也因此被欧盟一些纺织服装业界人士和媒体捧为“英雄”,几乎转瞬之间就备受指责而陷入困窘。回顾前人教训,欧盟贸易部门该如何自律?

对于中国光伏产业而言,与欧盟将双反正式付诸实施、中国也为之发起贸易反击相比,价格承诺不失为次优选择。毕竟欧盟迄今仍然是中国光伏企业最大销售市场,我们的光伏产业需要尽快降低不确定性。而且,此项价格承诺如能与国内产业重组相结合,可望推动国内光伏产业重组,加快技术落后的低效率光伏企业退出市场。但如果价格承诺协议的定价规则过分僵硬,不能对未来传统化石能源价格下行及时作出足够的相应调整,而欧盟和其它国家企业却仍然享有定价自由,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传统化石能源和欧盟、其它国家光伏企业产品价格已经大大下跌,中国大陆光伏企业仍然保持着生产效率和成本优势,在此价格下仍然可以取得合理利润,却因为价格承诺条款僵硬而只能人为维持较高定价,结果被市场淘汰。我们要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也要通过启动国内市场降低风险。